yellow字幕网app 官网

在二鹿挨了一招“玄冥神掌”,早已被冰剑划出无数剑痕铠甲崩碎脱落的时候,城墙上下为救世主欢呼的众人还没反应过来,龙女王便一串灭魂击,把与自己扯皮的烈焰红心骑士击倒。

然后五重龙灵加上剑神神性。

“呔,妖魔鬼怪,人人得而诛之!”

龙女王爆喝中的每一个音节,都是五重龙灵下的灭魂剑斩。

呃,这是打算围攻了。

“呱呱呱——”天空忽然就被一片黑云般的鸦群笼罩,庞大的意志凝固,宛若孙悟空的金箍棒,从天而降,砸在异鬼王头顶。

“啊嗷!早等着你们啦!”异鬼王收回按在二鹿的左手,仰天咆哮,啸声如藏有暴雨梨花针,将四面八方的人类灵魂攒射得千疮百孔。

“吾乃寒冰,吾乃黑暗,吾乃秩序与永恒!”异鬼王怒吼。

寒冰在它脚下蔓延,冻结一切遇到的物体;黑暗如棺材盖,压在临冬城上空,天上大日摇摇晃晃,暗淡无光。

火把、火盆,哪怕是野火,也忽然间熄灭。

这一次,似乎都不止是禁火领域,黑暗与寒冰的法则肆意彰显,形成一片不允许光与火存在的小世界。

正在凝聚龙炎火球准备憋大招的龙女王感触最深。

清纯美女叶茵游乐场里的图片

大黑与小绿拍打翅膀悬浮在半空,小白跃上城墙,伸长脖子,三条巨龙的龙炎在龙女王头顶汇聚,一颗巨型火球即将成型,却又……空中龙炎每一秒都在急剧损失热量与火魔力,而且控火术近乎失效。

龙炎之所以能凝聚成火球,只因为丹妮在使用控火术,像搓面团一样,把长面条搓成面团球。

说到底,控火术还是火巫术。

异鬼王的寒冰与黑暗领域改变了规则,火巫术就像世界规则下的高精度机器,一个物理常数被改变,机器就会失灵。

更何况现在法则的改变是专门针对火与光?

所以,控火术失效。

圆球状的龙炎一会儿瘪,一会儿椭,一会儿扭曲成三角形,龙女王好似成了最蹩脚的火巫师。

梅丽珊卓在干什么,她为何不继续维持周围的“火焰领域”?

丹妮侧过头,就见到红袍女面色狰狞,痛苦哀叫,皱纹如冬日玻璃窗上的白霜,迅速爬满脸庞。

青铜红的柔顺长发肉眼可见地枯萎斑白,裸-露在外的肌肤,褶皱成鸡皮。

她在衰老。

她的红色大眼睛暗淡无光,脖子处的红宝石就像奥特曼胸口的呼吸灯般闪烁不停,裂纹已经清晰可见。

梅丽珊卓消失的生命、魔力、神魂之力全部输入二鹿体内,丹妮惊讶看到被自己以为嗝屁的二鹿竟动了。

“咔咔——轰!”二鹿的手腕与脖子在放射璀璨红光,冻结他的冰层轰然爆碎。

红剑依旧炎热,二鹿一剑刺向仰头厉啸的异鬼王——三千乌鸦组合成奇怪的反螺旋阵列,还在它头顶盘旋,丹妮的灭魂一斩从未停息,三方的意志碰撞一直在继续。

眼见二鹿就要趁它病要他命,上演绝地大翻盘,异鬼王说话了。

“母神!”它长啸,它呼唤自己的大靠山。

“轰隆隆————”

下一瞬,电闪雷鸣,乌云之上的太阳被紫黑色闪电笼罩;乌云之下的鸦群宛若挨了一发散弹枪,大乌鸦红睛暗淡,喙子流血,哀鸣着四散开。

“寒~神~~~”高空之上的高空,大日发出让天地、让城墙震动的哀鸣。

那是拉赫洛。

红神祭司一直在宣扬一个二元论教义:光之王为热量和生命之神,寒神是黑暗、冰冷与死亡之神。祂们是世界的两大本源,善与恶,光明与黑暗,祂们之间的斗争永无止息,祂们斗争的胜负决定了人类的命运。

现在,光之王与寒神再一次碰撞在一起。

此时的天空就像一锅沸腾的炖粥:冰水炖太阳,黑暗炖光明。

一片浓黑如棉被的乌云裹住破碎的太阳,电闪雷鸣、神力暴走,各种声音、各种光彩交织在一起,让仰头观望的人头晕目眩,让侧耳倾听的人灵魂震荡。

普通人听不到拉赫洛与寒神的声音,那是意志的呐喊。

……

从二鹿被击中胸口,到梅姨用生命帮他挣脱寒冰封印,再到面对二鹿的绝杀一击,异鬼王召唤寒神降临,整个过程说来话长,只短短两三个呼吸的时间。

寒神降临,二鹿的红剑立即失去大半神力支援,他的突击一刺,也因为三眼乌鸦被寒神牵制,失去必杀的可能。

“如你们所言,我乃母神仆从。你们人多,我却也不是没有帮手。”

异鬼王轻飘飘的声音在风中若隐若现,让人听不真切,但其中的得意,有耳朵的人都能感受到。

没有三眼乌鸦的意志压制,它再次恢复敏捷的行动力。

顶着龙女王的灵魂斩,如同溜冰一般,滴溜溜转了个圈,来到二鹿身后。

躲过二鹿刺来一剑的同时,也将自己的寒冰剑刺入二鹿的后心,似乎比餐叉叉豆腐还简单。

可异鬼王得意的讥笑还未展开,便僵硬在苍白的纹路脸上……

“蠢货,我已看到了一切——“这是二鹿最后一句话。

言未了,他的红剑早已刺入异鬼王胸口。

“嗷呜!”异鬼王凄厉嚎叫。

如同落在油锅里的冰棒,大量水汽在它身周蒸腾而起,似乎还有一串串火星,从它张开在嘴巴里飞溅而出。

异变发生的很快,几乎在电光火石之间。

只有拔剑奔驰到异鬼王身前的龙女王看清整个过程。

寒神降临,鸦群溃散,异鬼王恢复行动力……惊变中,二鹿似乎非常清楚接下来会发生什么。

挥剑直刺的动作在半途就改变……或者说,他原本就没打算用直刺攻击异鬼王。

那是一招虚招。

他手腕翻转,红剑顺势颠倒方向,闪烁红白光芒的剑刃对准他自己,剑势极快、极果决,好似在心中预演过无数次。

红剑也如餐叉叉豆腐般刺穿他的胸口,剑刃贴着脊椎骨滑过,洞穿后背,整个过程没碰到任何骨头,轻松刺入……他身后的向他刺来的异鬼王。

“嗤——嗤!”二鹿中了两剑,异鬼王中了一剑。

异鬼立在二鹿身后,三尺冰剑贯穿二鹿的后心,二鹿的光明使者从他自己的左肋缝隙间刺入,穿过身体,斜向上进入身后异鬼王的心口。

两人就像泰坦尼克号船头的杰克与萝丝,一个在前一个在后,相拥在一起。

二鹿也看到正奔杀过来的丹妮,但他已经说不出话。

红剑入体,好似往异鬼王体内塞入一颗太阳,让它哀嚎蒸发;冰剑入体,好似往二鹿体内塞入一颗黑洞,一瞬间,吸收走他体内的热气与活力。

只不过异鬼王还在挣扎,二鹿却已处于弥留之际。

冰霜从心口开始,往他身体各处蔓延,上下嘴皮子被冰晶凝固在一起。

他只能用蓝眼睛面对着丹妮,转动眼珠,视线落到他胸口的红剑剑柄——还有一截没插-进去,还因为失去主人,红剑的光芒在肉眼可见地暗淡下去。

他的眼睛对着丹妮轻轻眨动两下:快过来,用力捅进去,别让它跑了!

不知为何,丹妮一下明白他的想法。

不等她反应,二鹿又用最后力气把眼神挪向远方的红袍女,她脖子处的红宝石完全碎裂、脱落,满头浓密红发变得灰白脆弱,如干枯的稻草,红润光洁的脸颊皱干皱干。

红颜变白首,绝代风华的女祭司眨眼间成了行将就木的老妪。

二鹿那对蓝色沧桑眸中一点点暗淡下去,彻底熄灭。

丹妮的心激烈跳动几下。

再看二鹿身后哀嚎后退的异鬼王,她一咬牙,大踏步上前,握住红剑剑柄,鼓起魔力与神魂之力,激活剑中符文。

推着二鹿的躯体,用最大的力气往后方送去。

“轰!”本来已经暗淡冰冷的红剑再次散发无尽光和热。

“嗷~~~~~~~~~”

刚从红剑剑刃挣脱下来的异鬼王被再次洞穿胸口,嘴里发出钢牙嚼玻璃的刺耳哀嚎。

丹妮面色骤变。

她的神性、灵魂、魔力像打开阀门的洪水,飞快向红剑内倾泻。

就好似红剑是一根吸管,她成了一罐奶茶,有一张看不见的贪婪大嘴正用吸管猛吸。

当丹妮听从二鹿最后的遗愿,准备握住红剑给异鬼王最后一击时,她已经做好永久性损失一部分灵魂与魔力的准备。

就像上次在黑城堡,只挥动两剑,她便永久性损失掉大概二十分之一的巫力,与百分之一的灵魂。

这一次更恐怖,一秒钟不到,她失去百分之五的神性、灵魂与魔力,就连火中创生的火之歌,似乎也在流失。

这不正常!

此时她已成半神,双系半神,比黑城堡时刚学会冥想术不到一个月的她强十倍、百倍。

这说明,此时红剑的消耗比当日高数百倍。

她想停止魔力灌输,还想松开握剑的右手,但她做不到。

剑柄就像抹了万能胶,死死黏在她手心。

不过她的挣扎与抗拒也并非没有效果,没有她主动配合,精气神流失的速度降低了十倍。

即便降低十倍,她也坚持不到一分钟就会干枯而亡。

“拉赫洛,这种时候,你竟然阴我!”

丹妮的灵魂发出愤怒的咆哮,二重龙灵(小红、小金)的灭魂斩,从异鬼王身上转移到红剑内部那团扭曲贪婪的恶灵。

“这是你的命运,不要挣扎,你看,异鬼王快挣脱束缚了!”

红剑内传来一道宏大、光明、温暖、神圣,仿佛能够洗涤灵魂的声音。

这不是影魔拉赫洛,而是代表热和生命的光之王。

比圣母更圣父。

这个圣父朝她后腰狠狠捅了一刀。

好痛!

xiazaitxt